贝克街的小提琴声依旧会响起。

宇文拓x风天逸 ooc小段子

设定来源于青厌君剪辑

拉郎好吃好吃,随便写一下


南羽都又飘雪了,纷纷扬扬落白了山头,增了几分萧瑟。

银麾披身,踩着满地银白只身一人行至一处安静之地。傲立的红梅,是这冰天雪地唯一色彩。其间立一坟冢,走近蹲身,抬臂手掌贴上沁人石碑,蓝眸间尽是悲凉,只有在这时,才会卸下君王模样流露心底那最真实情感。

细长手指沿着刻痕,一笔一划描摹石碑上名字。他的名字,唯一会的人族文字。嘴角微颤,连同眼睫也克制不住微颤动,耗尽全身力气翘唇扬起苦涩笑容,启唇沉声,念出多年不想触碰的名字。

“宇文拓,本皇来看你了。”

今天,是宇文拓的忌日。

白驹过瘾,转眼,他已离去三年。

这江山,在自己手中,也已三年...

逸真小段子,c圈戏文。

ooc。慎入


“什么都愿意为我做?”

面前下跪那人这样说着,眉尾轻抬,一丝戏谑稍纵即逝,轻声重复他的话语,陷入片刻沉思。回过神来拂袖抬手让雨瞳木等人退下锁了风烟渡大门。

四下寂静,这才重新打量这名叫羽还真的男子。唯唯诺诺,胆小乖顺是他展现给自己的第一印象。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一点从小便深深烙印脑海,身为羽族皇帝不得不时刻谨慎,处处提防。

双指轻捏跪于面前那人下颌,微抬凝视不安面孔。双眸深藏危险光芒,唇角上扬勾勒残忍弧度。倾身凑拢拉近距离,炙热鼻息有意无意喷洒于面颊,擦过侧脸,停留在他耳际。沉下嗓音启唇,带着不容半点抗衡的口吻蛊惑他心。

“转过身去,裤子脱了,本皇便让你加入菁英会”...

锤火#你他妈的认错人了#②

盛怒之下的thor正准备给Johnny第二拳,而后者瞬间被炙烤的火焰包裹起来,热浪迫使thor不得不后退两步。随后他才意识到,面前这个无辜挨揍的年轻人,并不是他的队友。Thor这才冷静下来细想,这年轻人除了样貌,没有一丝地方和队友相似。持续的作战让他感到了疲劳,没想到也让他犯了这样的小失误。

而Johnny此刻也急红了眼对thor发起了进攻,他不断从掌心腾起火团冲着thor丢过去。“这是对你那一拳的报答,大个子。不用和我客气,天神!”Johnny咬着后槽牙从嘴里吐出带着怒气的句子,期间不断的去攻击一直躲闪的thor。他腾空飞起绕到thor身后,火焰在半空划出明亮弧度。

“听着少年,我为我的...

锤火#你他妈认错人了#

“你真的认错人了!”Johnny站在被炸得七零八落的街道中间,从喉间爆发出最大音量,第二次冲着面前威风的金发大个子咆哮。
稍早前,Johnny接到了来自他姐夫的电话通知,纽约发生外星人入侵事件,而当时他正把牛仔裤往他的长腿上套去准备去赴姑娘的约,那个姑娘叫什么赛琳娜?还是安吉拉?随便吧,反正是个身材很辣的妞。收到消息的瞬间他翻了个不怎么好看的白眼,迅速褪去裤子,身着深蓝制服从窗户纵身一跃跳下。伴随一声标志性的“flame on”,烈焰应声将他全身覆盖包裹,凭借燃烧产生的动能起飞赶往目的地。途中还给拿起手机拍照的市民抛出了飞吻——。今天又会打一场漂亮的胜仗,神奇四侠总能出色的完成任务,并且拉到更多...

前段时间的戏,关于漫画里面的一段

我杀了他。

站在面前的少年这样说,如同说他喝掉一杯牛奶的平常口吻。几乎是从震惊里抬起头,眉峰蹙紧,一双眼怒视着胡言之人。他是尖叫的回响,他是乌鹊的低语,他是,那无法饶恕之罪。他策划了阴谋将我的兄弟从这个世界中除去,杀了他的年幼,杀了我的兄弟···

终于看清了他的真面目,搭膝双手攥紧成拳,指骨捏得咯吱作响。那个小小身影甚至还在自己脑海中停留打转,那个午后,静谧的午后。他穿越整个花园寻到自己,他总是知道怎样找到疼爱他的兄长,他脚步飞快,落叶被他踩击得沙沙作响。神的感观总是敏锐,捕捉细声,转身,从朝霞里取出的红染成的披风在空中划出绚烂弧度。单膝触地,张开...

发一段证明我还活着。仅此而已_(:зゝ∠)_

已从中庭归来数日。

寝宫内

双手垫于脑后,枕住掌心,舒展躯体仰面而躺,数万星辰微光透进窗,成为唯一光源,平铺洒下,覆盖周身。

若是加上灵舡和箭火,完美的一出葬礼。我族人信奉死后会化为夜空星斗,那么…我又是哪一颗?

不禁回想,年幼时与Loki并肩坐于彩虹桥仰望星空的日子,高谈论阔自己要成为最大最亮的星。

日月星辰印入璀璨绿眸,却不及那眸子半分。懵懂无知只觉自家弟弟太过好看,大声赞扬他的美丽只换了他轻骂一句傻瓜和潇洒远去的身影。

彼时,自己敢大笑着阔步追上,拉起他怎么也暖不起来的手攥入掌心,以灼人体温试图温暖他。

而今,阴谋算计常驻他脑海,银舌淬满毒液,仇恨遮住双眸。再也触不到...

关于从前

圣诞节,我拒绝了所有人包括哈德森太太之内的若干人等的邀请,我依旧待在贝克街,窝在属于只属于我的小沙发里,壁炉里火燃得正旺,不断地发散出红蓝色的光,我并没有穿着我温暖的棉拖鞋,而是赤着双脚踩在木质的地板上有些出神的望着对面空荡的座位,座位的主人曾经不管什么季节,只要在没有委托人上门的时候,他总是顶着那一头乱糟糟像被暴风袭击过的卷发身披一条白色床单或是穿着他那暗蓝色的睡衣,赤着双足游走在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他有时会莫名其妙站在茶几上大喊着无聊以及需要案子,而我总会毫不客气的指着他的鼻子告诉警告他让他不许站在茶几上妨碍我写博客,以及让他滚回房间去穿上鞋。后者总会摆出一副盛气凌人不可一世的表情从鼻腔里...

© Vorte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