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的小提琴声依旧会响起。

我站立的地方是中国
杨锐视角自戏
风平浪静的某日,临沂护航舰队安全航行于我国海域,碧波蓝天,旗杆之上飘扬的五星红旗是唯一绚烂色彩,海风拂面掀起阵阵海腥入鼻,吹动国旗烈烈作响。中国海军第19批护航舰队队员着正装列队完毕,迎着海风与骄阳,静待军舰返航。
       我站在队列之首,代表蛟龙突击队接受党和国家授予的集体一等功,本次伊维亚共和国撤桥援救人质行动圆满结束,和蛟龙突击队敢死敢拼有莫大关系。我挺立着最标准的军姿,头颅微扬注目着翻飞国旗,我鼻头发酸,一路酸到眼角,我右腿受枪击位置发痒难忍,那是撕裂伤口愈合象征。我胸闷气紧,如溺水闭气想要大口喘息汲取续命氧气。我似乎深刻明白老人所言一寸山河一寸血,我更明白,我的战友,壮烈牺牲在异国他乡。我思绪似乎还无法从血肉横飞与枪林弹雨中抽身,但理智总先行一步提前安排计划下项行动方针,我以余光打量并肩而立战友,他们坚毅的轮廓被眼眶滴落泪水柔和,他们同样仰望国旗,同样静默等待祖国大陆入目那一刻,他们痛苦,他们缅怀祭奠,他们活着,真好。
         临沂舰拉响汽笛,声如雷鸣划破这片宁静,船仓内中国侨民涌上甲板,人头攒动。良久后,我的目光从那抹艳色上挪走,入目是熟悉的大地,熟悉的港口。我耳畔传来夹杂哭泣的欢呼,悲痛和劫后余生的喜悦我似乎听得很明白,我环顾我的队员,这群坚毅的士兵,用生命捍卫守候的英雄,他们再也忍不住泪水。我抬手狠揉鼻梁,皱眉生生逼退漫过眼眶热泪。逝者已矣,生者如斯。
        临沂舰靠岸,搭载着祖国的牵挂缓缓归港,我们迅速整队,下达引导群众下船指令,一切都是如此有条不紊,我走在队伍最末尾,为本次任务正式画上圆满句号。我军靴踏回国土,我目光遥望前方!,国旗掩印国徽,和平安详。没有喧天炮火轰炸,没有硝烟弥漫,我只看到了群众激动与喜悦泪水,以及紧紧相拥。我突然感慨万千,我回望临沂舰上蛟龙一队成员,昼夜相伴的面孔我始终不会忘记,唯独少去两张。我再也克制不住疯狂压抑的情绪,任由泪水肆意妄为流淌。我右臂抬起取至齐眉,对临沂舰上飘扬国旗郑重行了军礼。
我带你们回家。
我喃喃自语像个失控的疯子,继而朗声大喊,将一腔悔恨与思念散在海风之中,愿他带去我的呼唤。
我带你们回家了!

评论
热度(8)

© Vorte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