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的小提琴声依旧会响起。

杨锐
#海军陆地联习军演#

         朔月,多云天。
         零点刚过,蛟龙八人,军演存活人数仅机枪手佟莉与自己两人,敌队方老A参战人员尚不得知,就目前情况分析,仅存指挥官一人。负重二十公斤,长达五日丛林伏击战已打到弹尽粮绝,太阳升起之时,只要抓住或击毙敌对方作战总指挥,蛟龙一队就算胜利。
        生擒。匍匐林间沟壑之前向佟莉下达最后指令,海军陆上参战劣势明显,刚入战区,敌方宛如疯狗死咬不放,以重火力全力扫射打得节节后撤。林间遭遇伏击,敌方指挥直取狙击手端掉我方有力干将。
        眉头拧紧不愿回忆五日前狼狈景象,索性军校未白上,队长未白当,迅速调整作战一举端掉敌方重火,悉数歼灭侦察狙击,如今只剩那狡诈的总指挥,他就像隐匿山中野狼,屏息凝神,长舌舔舐獠牙随时准备扑出咬断猎物咽喉。
       长时间匍匐,身躯四肢僵硬肿胀,林间无丝毫光源探路,贸然行动等于羊入虎口,小幅度扭动脚腕缓解疲软,精神高度紧绷,严重睡眠不足却严阵死守。探舌濡湿干裂起壳唇瓣,缺水缺粮的情况持续一日之久。
       他就在周围,入伍多年敏锐直觉如此告知,夜幕是掩体,却又是障碍,夜视镜被狙破,红外无法正常操控,敌方深知我方战术策略,才会如此被动。这样下去迟早会被发现,主动出击是死,坐以待毙同样是死。
        沉目细量周遭,仅凭微弱星光只能打量大概范围,伏地放缓呼吸,鼻翼间飘然泥土腥气,右侧方树叶簌簌作响瞬间引起警觉,95步枪子弹早已上膛,身体反应快过思维,拉保险,叩扳机,几乎同时,对面一样做出反应,两声枪响炸裂搅乱这片宁静,飞鸟惊起走兽四窜。盲狙作用不大,可以说毫无用处,迅速扫视佟莉情况,其身躯之上飘出青烟宣布阵亡。位置俨然暴露无遗,同佟莉交换眼神,后者给予放心回应,掌撑地面屈膝蹬地向前翻滚一周,以树干为掩体,黑夜做掩护,遮蔽身躯调整位置。血液通畅瞬间仿佛全身抽力,借空挡缓解半晌,最后一发子弹已经飞出。垂臂拔出军靴外佩戴双齿格斗刃执掌,稳住呼吸克制起伏剧烈胸膛。做好 殊死一搏之打算。
      周遭再度静谧,这次不再等待,猫腰挪步,靴踩软泥不发丝毫动静,凝神屏息寻找目标,从之前枪声判定,敌为狙击手。黑夜中一枪命中,且是百步穿杨狙击手。敌方军事理论,狙击使用,作战指挥似乎都精通,命悬一线却也赞叹我军有这样的人才。
        枪声不再,天将放亮,漆黑夜幕渐泛鱼肚白,危险更近一步,不敢轻举妄动再度陷入僵局。半人高树丛掩映迷彩服,隐蔽恰如其分,能见范围越发扩大,视野逐渐清晰明朗,寸寸搜寻目标身影。找到了!心脏骤然搏动迅速,三点方向,目标似未发现自己所处地理位置,与其悄然贴近不如攻其不备。旋步对准其蹲伏背影,蹬步跃前,打横格斗刃屈臂直取其咽喉命门,利刃抵上其肌肤瞬间才觉胜利将近,丝毫不敢松懈,另掌夺去枪支反扭擒拿。
“蛟龙一队杨锐,军演结束了,同志”

#拉郎,士兵突击,红海行动,不熟军事,不会打戏,日常磨文字#

评论
热度(19)

© Vorte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