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的小提琴声依旧会响起。

关于从前

圣诞节,我拒绝了所有人包括哈德森太太之内的若干人等的邀请,我依旧待在贝克街,窝在属于只属于我的小沙发里,壁炉里火燃得正旺,不断地发散出红蓝色的光,我并没有穿着我温暖的棉拖鞋,而是赤着双脚踩在木质的地板上有些出神的望着对面空荡的座位,座位的主人曾经不管什么季节,只要在没有委托人上门的时候,他总是顶着那一头乱糟糟像被暴风袭击过的卷发身披一条白色床单或是穿着他那暗蓝色的睡衣,赤着双足游走在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他有时会莫名其妙站在茶几上大喊着无聊以及需要案子,而我总会毫不客气的指着他的鼻子告诉警告他让他不许站在茶几上妨碍我写博客,以及让他滚回房间去穿上鞋。后者总会摆出一副盛气凌人不可一世的表情从鼻腔里面发出不屑的哼声然后乖乖的回去穿鞋。

记忆到这里我就不敢在回忆下去了,我闭紧了双目强迫自己从回忆中挣脱出来,地板上的丝丝凉意从脚底窜上来,蔓延开来的寒意让我的那条腿又开始隐隐作痛。我摸到身侧事先准备好的白兰地,用有些发抖的手端起来仰头将冰凉的液体倒入口中,片刻之后一股暖暖的热量从胃里散发到全身,就连腿的疼痛也有所缓解。我费了不少的劲才把目光从对面的沙发上挪开,却发现房间里面的另一个主人存在的气息太强烈了,几乎每一样东西都在全方面的像我展示着我曾经有一个多么与众不同的室友,那些我现在拼命想要避开拼命不想回忆起来的美好且疯狂的记忆借着酒劲一股脑的全部从记忆的深处喷出来。Sherlock,我的室友,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咨询侦探,疯狂,孤傲,怪异但又那么的聪明迷人和与众不同。他就这么横冲直撞且霸道的闯进我的原本平凡无奇的生活之中,他让我丢掉了那该死的拐杖失去了心理医生,让我重新体验到刺激的生活以一个全新的john Watson生活在贝克街221B···

最后的记忆是停止在他的纵身一跃上,浪一般打过来的回忆让我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房间里面的新鲜空气。我并不是一个喜欢在别人面前展现自己软弱的人,即使所有我和Sherlock认识的人都来安慰我让我看开一点,我也不愿露出懦弱的一面。“Sherlock,这是我唯一的请求··我真的,需要一个奇迹···”我又小声的说了一遍那天在他坟前所说的话,酒劲来得很是时候,我昏昏沉沉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皮,恍惚间貌似又听到了Sherlock低沉饱含魔力的嗓音在耳边响起:“john。还是门德尔松?”当然,当然是门德尔松,所有人都知道我爱门德尔松的曲子,我已经困得没有力气去回应Sherlock了,只是闷闷的哼了两声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窝进沙发里,那悠扬且熟悉的旋律响起来,就像从前。“晚安john,圣诞快乐”





嘛···小透明就随便练练手而已。_(:зゝ∠)_

评论
热度(5)

© Vorte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