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的小提琴声依旧会响起。

逸真小段子,c圈戏文。

ooc。慎入


“什么都愿意为我做?”

面前下跪那人这样说着,眉尾轻抬,一丝戏谑稍纵即逝,轻声重复他的话语,陷入片刻沉思。回过神来拂袖抬手让雨瞳木等人退下锁了风烟渡大门。

四下寂静,这才重新打量这名叫羽还真的男子。唯唯诺诺,胆小乖顺是他展现给自己的第一印象。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一点从小便深深烙印脑海,身为羽族皇帝不得不时刻谨慎,处处提防。

双指轻捏跪于面前那人下颌,微抬凝视不安面孔。双眸深藏危险光芒,唇角上扬勾勒残忍弧度。倾身凑拢拉近距离,炙热鼻息有意无意喷洒于面颊,擦过侧脸,停留在他耳际。沉下嗓音启唇,带着不容半点抗衡的口吻蛊惑他心。

“转过身去,裤子脱了,本皇便让你加入菁英会”

指尖传来些许震颤,甚至能感受到他此刻的僵硬。有趣,这个念头从脑海中闪过,并且清晰捕捉。畏惧自己权势之人不在少数,而那双怯生生的蓝眸藏着的坚毅却勾起心底那丝真实的施虐欲望。

踩碎一个人的尊严有多种方法,他有求于人之时,更是能利用他的听话乖顺做出羞辱他身心之事。

例如现在,对方咬着已经失去血色的唇左右为难。故作烦躁的屈指叩击桌面,发出无规律脆响。眼眸里折射出算计光芒锁定于他身躯之上,羽族服饰向来没有人族那般拘束,下跪之人领口处裸露大片白皙肌肤,微躬身的姿势更是令衣袍与肌肤间的空隙增大。院子中光线极好,胸前粉嫩藏匿于衣袍其中若隐若现。

眉头登时蹙起,腹部一股热流乱窜打乱原本冷静思绪。时间点滴流逝,失了等待猎物上钩的耐心。磨尖了利爪獠牙,主动伏击。

从椅子里站起身,提膝靴底踏上对方胸膛施力碾压将其不留情踹翻于地。单手执起身侧酒壶,倾倒佳酿。液体成股砸落他身,从头开始淋倒,路过胸膛,滑过小腹,直到双,腿间皆被酒液沾湿,狼狈不堪。停手作罢,酒香四溢撩拨味蕾。

许是恶劣行径激怒对方心底深深的反抗,一口唾沫啐上自己华服袍角,垂眼扫过,怒意瞬间腾烧而起。

解下腰际长鞭,金玉护盘内含软铁,挥臂不留余力一抽,鞭子破风而出,结结实实甩于他身抽得烈响。力道过大,瘫软于地面之人衣袍上渗出血珠,渲染开大片血红。那张惨白失了血色的脸印入眼底,怒火减去三分,剩下七分皆是怪自己心慈手软的烦躁。卷起长鞭,取了披风劈头盖脸往他身上一砸遮盖伤痕,负手迈步离去不再多看他一眼。

迈开步子瞬间因莫名染上的愧疚顿步停留,情绪遮掩得极好,垂眸鄙夷,如同俯视靴底的烂泥一般。丢下小瓶药膏转头留下背影。

“今天起,你便是我的一条狗”

评论
热度(12)

© Vorte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