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的小提琴声依旧会响起。

宇文拓x风天逸 ooc小段子

设定来源于青厌君剪辑

拉郎好吃好吃,随便写一下


南羽都又飘雪了,纷纷扬扬落白了山头,增了几分萧瑟。

银麾披身,踩着满地银白只身一人行至一处安静之地。傲立的红梅,是这冰天雪地唯一色彩。其间立一坟冢,走近蹲身,抬臂手掌贴上沁人石碑,蓝眸间尽是悲凉,只有在这时,才会卸下君王模样流露心底那最真实情感。

细长手指沿着刻痕,一笔一划描摹石碑上名字。他的名字,唯一会的人族文字。嘴角微颤,连同眼睫也克制不住微颤动,耗尽全身力气翘唇扬起苦涩笑容,启唇沉声,念出多年不想触碰的名字。

“宇文拓,本皇来看你了。”

今天,是宇文拓的忌日。

白驹过瘾,转眼,他已离去三年。

这江山,在自己手中,也已三年。

翻身屈腿,侧靠石碑而坐入雪地,解腰间酒壶除去木塞放于身侧。微歪头倚靠冰冷石碑,望着这漫天飞雪。片片白雪坠落和傲立的红梅交相呼应,美不胜收。

喉头哽咽一时无言,被时间抚平的伤在踏入这片红梅林之时再次被揭开。那结痂的疤痕还未干透,又再次被撕开,扯得血肉生疼。

那年遭人暗算,随从皆被暗杀,只身一人殊死一搏,早已做好殉国准备。而那身披金甲背挂红色披风之人御马救驾。自此,宇文拓三字便烙印心底,再难以抹去。

后来…

记忆到此便摇摇头无奈低笑出声。后来证实,那不过是他策划的一场闹剧,只为博得羽族皇帝信任。当时恼怒恨不能将世间最狠刑罚全部加于他身。而最终感情打败理智,只将他驱逐而去,终是下不去杀手。

再后来…

南羽都内乱,逆贼四起造反。兵力分散无力抵抗叛军大势,而他竟然再次出现。

“羽族皇帝,守好你的江山。风天逸,我来守。”

这是遗言,他离去的如此决绝。甚至没有细品话中含义。前线传来胜利之音,而那身披金甲之人,再无踪迹可寻。

端起身侧酒壶凑近,仰头闭眼张口,凌空倾倒冰凉酒液,辛辣液体盛满口腔,来不及吞咽从唇角溢出,一路划入衣衫,冰凉刺骨。

酒意上来三分,无形象打个酒嗝,手背粗鲁擦去唇上酒渍,眼角酸得厉害,终是止不住,那些代表懦弱的讨厌液体沿着眼角留下,并且没有停下的势头。摊掌接住飘落雪花,融于手心。

昏昏沉沉斜靠石碑,借着三分醉意放肆发疯仰天大笑,哭腔掩饰不住,回荡于静谧梅林间。

宇文拓,风天逸从不曾恨你。

---------------------烽烟起

寻爱似浪淘沙

遇见他

如春水映梨花

挥剑断天涯

相思轻放下

梦中我痴痴牵挂




评论(6)
热度(8)

© Vorte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