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的小提琴声依旧会响起。

一个脑洞

#杨锐x袁朗#

  那时我正在阵地前向蛟龙一队部署总作战指挥方针,直升机螺旋桨嗡鸣就在身后响起,大片尘土飞扬而起遮蔽视线,当我回头,他踩着风沙如浴血归来的将士,满脸油彩,一身美军装备,手里却攥了把95式步枪,那双眼睛如狼般阴鹫,吸引全体参战人员的注意。那时我便记住了他的名字 --袁朗。
    我似乎不明白他这样高调的出场,暴露目标引人注意。参战前我特意嘱托全体队员低调行事,蛟龙本就属于尖刀中的尖刀,军演掰断尖刀,是各部队的首选任务,所以此次任务,蛟龙各成员都是低调沉稳,藏在大部队中,不动声色,且只有少数人知道蛟龙突击队也参与演习。
  我皱着眉看着他,他的目光也穿越大部队锁定着我,危机感就在目光对上那刻瞬间炸响,我下达指令让队员迅速散开,冷静且自然别走目光假意调整通讯设备。当那双军靴站定面前时我心头依旧猛得一紧,手指瞬间停顿。来者不善,只能见招拆招。我抬眼稳住呼吸,礼貌柔和笑容浮于面颊,抬臂取捷径敬礼动作标准又利落,一切近乎公式化完美。我口中一句“同志你好”还未从喉间讲出,他便先发制人。

“久仰蛟龙杨锐队长大名,我叫袁朗。”
……
  浑厚男声穿透在场每位战士耳膜,准确无误传达一个消息,蛟龙突击队杨锐参战。且目标全然暴露,我记得当时脑袋的眩晕感和太阳穴突突跳着痛的感觉,以及右臂敬礼姿势的僵硬和逐渐凝固的笑容。果真来者不善。
   我克制想一招撂翻其人的冲动,垂落臂膀自然伸出探掌同他礼貌交握,我屈指握住他的手心,同一般的战士无二,都是粗糙硌手,但那掌心传来挑衅。我看着那双不怀好意的眼眸,胜负欲瞬间燃在胸腔间燎遍全身每个细胞,战胜这个男人,生擒他是唯一的想法。于是我冷静开口,言辞间是挡不住的争强好胜。

“蛟龙一队杨锐,初次见面。”

评论(2)
热度(20)

© Vortex | Powered by LOFTER